老大,你可以自由操作了

还有各位,如果注册了这个网站,说不定可以成为投稿者哟~如果你愿意……

wp的运作可以参考松鼠会,当然松鼠会就是得了德国的最佳独立博客大奖所以才受到关注的。web2.0时代的博客嘛,一般是管理员,投稿者,订阅者组成的……

其实我一直在犹豫,这个博客到底要变成什么样子才好,不想被好多好多的人知道,但是又希望和自己喜欢的朋友们交流。不拘泥于某一个领域,可以搞笑,但绝不恶搞,不恶俗(当然本人的笑点有时候呗称为恶俗)。。。

就让鄙人再接着考虑考虑吧……

=–=–=–=–=–=–=–=–=–=我是分割线你看得见我么-0-=–=–=–=–=–=–=–=–=–=–=–=–=

昨天考试就不提了,我算是为国争光,英语挂科了(惨淡),尤其棒子先生对我的冷淡让我感到考场的温度比那强大的冷气还要多下降几度……我只期望他没看到我……他就是没看到我(苦笑)

热脸贴冷屁股(注,俗语,但不恶俗)的事情估计谁都遇到过,有的是真的,有的是自己过分敏感。但总体上来说,当自己特别期待别人回应的时候没有得到自己预期的他人的动作的时候,通常会出现厌恶他人或者厌恶自己的状况,我基本上是后者。之所以说寂寞主要是觉得为什么没有和棒子先生形成友好的关系呢。身边很少棒子先生和小姐,与其说有偏见,不如说我怕他们对辫子国的我们有不好的印象。所以,我很困惑。当然,遇到很热心的棒子小姐我也会真心对待,只是对于这个族群,留给我的还是无限的迷。而欧洲,美洲的子民们,汉堡包,奔驰,棍子面包,巧克力,格林童话…哪个国家我都没有真心想要了解过,所以也只是现在没有困惑而已。

-0-0-0-0-0-0-0-0-0-0-0-0-0-0-分割线是我一个一个敲出来的不是复制粘贴哟-0-0-0-0-0-0-0-0-0-0-0-0-0-0-0-0

之前的博文里面写过,我觉得全世界都一样,的确,这个无关全球化,有些事情是共通的,但是有些事情是很难理解的,当然不理解就很难接受。让我赤裸裸地去接受一个国家的文化而不去了解它的历史和它的人民它的语言的话,是很困难的一件事。我不是那种积极接受的人,但也不是固步自封闭关锁国的类型。我向往客观地对待每一种文化,即使你有偏见,你也明白你的想法也许是由于偏见形成的危险性。

就像棒子国的朋友们一样,dodo说她到了韩国也很难交到韩国朋友,我想她的意思是真正呐能够交心的朋友。我能懂,但在国外的各位包括又何尝不是如此呢,如果交到了,顶多是同在他乡异地的本国的患难弟兄,所以患难见真情。少数族群在大环境中的凝聚力越发增强(但是北京人这点挺弱的,有待考察)。我交到了伊藤先生这个朋友,实属不易,但我们之间也有很多很多的异文化理解的问题,也因此理论过无数次(其实是吵架),而我也很感谢他最后都让着我,但我也希望他能真诚地去体会一下我的意见。另外,原来日语课上的mizhelle和Elizabeth,和她们的关系也可以算是很近了,一起远游,交换礼物,互相鼓励……我也很感动能在这边遇到像她们这样的人。

所以,这个世上其实还是有很多伊藤先生的,只不过需要我们去发现。而且个人的感受是,当你真正敞开心扉试着去接纳一个人的时候,别人能够有所感觉的,这个,还是在哪都一样的。

不论如此,同在霓虹国的棒子和辫子们其实身份都差不多,都是异邦人。昨天阅读了关于城市农民工生存现状的报告。80后的农民工,城市流动人口,没有劳动技能,不愿返乡,未婚先孕,每年回家不到2次……这种态势俨然是18世纪工业革命时候的场景再现……历史是循环的,可是看的清愿意看的人却又是极少数。突然想到妈妈曾经跟我说过的话,你看看身边的年轻的农民工,你将来到了国外别人也是这样看你的。这句话是否有失偏颇姑且不论,只看她说到的值得回味之处。的确,作为外来人口来说,我的身份就是和他们有什么不同呢。他们为了获得他们所想象中的体面生活奋斗着,我难道不是吗?虽然各个地方的年轻人都在“奋斗”,但不在故乡的感觉,不是在安乐窝里面的人可以想象的,这与温饱无关。以我的看法,就好似皮埃尔布迪厄所说的社会场域一样,我们必须用我们所掌握的资源和特质去赢得社会场中更多人的认同,同时还要平衡自己在本国社会场域里面的身份的问题,否则,很有可能就迷失了。当然,我觉得在外漂泊的流动人口有很多人都游走于迷失的边缘……

能够阻止这个问题的方法不是更加紧密地团结在信息时代的即时通讯设备和社交网站上面,而是更多的去阅读。我依然相信,阅读可以带给我们尤其是在信息的大航海时代中一叶扁舟式的恬静。我也没有做到这点,但我仍然愿意努力……

2 thoughts on “老大,你可以自由操作了

  1. 從要補那篇飛去黑洞了的留言開始我就得了留言失語癥。。噢難道我要留下一句我想念你么噢噢噢噢。。。

  2. 嗯,我觉得有些事真要身处那个状况才能理解……另外,我真佩服你在持续的写这个……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