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悼]我最爱的顺子妈妈

将橘 猫德华送回祖国大陆之后,我与他在家中闲来无事,却惴惴不安许久。

6月26日周一,本来是我将要回到东京的日子,为了离去而最后一次收拾行囊。看到姥爷姥姥和妈妈的眼神,我决议改签机票留守一段时间,就在匆匆决定的次日清晨,我收到了来自翔君的通知。6月24日,顺子妈妈离开了这个世界。一时间过往的记忆,和顺子妈妈的记忆,和丧失亲人的记忆,轮流在脑海中一张一张浮现。惊讶,恐惧的心情令我局促,使我只想逃避到远方。

她是我在日本的亲人,来到日本6年中,我受到照顾的日子是在于初到东京的半年。井上家毫无顾忌地接受了一个来自于异乡的女孩子,让我可以毫无压力地去面对外界,那个时候,我感觉我有了一个避风港。

之后的日子,反反复复记不清,印象中,开学和毕业,都是顺子妈妈陪我前往,因为懒惰,也许失去了一些信任,但逢年过节都会被妈妈督促着看望和邮寄慰问品。直到即将回国,4月底,我见到了她最后一面。

和一年前参加我的毕业典礼一样,她还穿着那件鲜红色的风衣,短发,白皙的皮肤淡然的笑容,听力越发不好,姐姐坐在她的身边耐心地传话。一切的一切还像平时那样,她还开心地告诉我姐姐的婚事,要帮忙制作会场的花束,还笑我一定不顾一切的来参加婚礼……

只是这一切都已经不在。工作的档案调动意味着下个阶段的开启,看着妈妈悬着的心落地,我心痛,不知这提档的时间,是否一切都是有天注定,注定无法见到她最后一面,注定她要在天上看到我的档案被我人生一亿个阶段的开始所带走。

我甚至到现在都没办法去冷静下来考虑这件事情,到头来,我依旧是个没办法帮助心爱的人们的弱小的存在。我害怕去面对那一张张疲惫不堪的脸,还有那化不开浓浓悲伤的气氛。说什么都没有意义了。

 

因为最重要的人,就这样离开你了。毫无预兆。

 

亲爱的朋友们,不知道你们是否考虑过自己死后的事情,衰老的我们,又该如何去面对一个逐渐丧失生活能力和思考能力的自己。而我们,又应该如何面对我们可能不得不面对的双亲的丧失,至亲至爱的人,永远再也不可能回到你身边,笑着,哭着,骂着,所有的一切都随着她的消失而不复存在。那种痛彻心扉的悲痛,需要多久的时间才能够治愈。大概是自己的下辈子吧。

逝者的离去难以接受,对吗。生者的苦痛难以面对,我好想乞求一种良药,能让人迅速的接受现实,继续前行。而不是逃避或沉溺于声色犬马之中,麻痹悲伤的心灵来获得短暂的解脱。

 

即使变得在强大,即使我明天可以做嫁娘,你都不在了,我还没有报恩,却又成全了我此生又一个无法弥补的遗憾。井上顺子小姐,我希望与您在梦中相会。我的心意不曾改变,愿那个世界,一切安好。

我的顺子妈妈,我好想您。

 

 

1 thought on “[追悼]我最爱的顺子妈妈

  1. 你说得对,如果单靠个人,在面对衰老和死亡面前终归是无解的。我觉得信仰带给我的莫大安慰在发生变故或者遭遇不顺的时候体会最深,就像神自己也说“我的恩典是够你用的,因为我的大能在软弱中得以完全。”我觉得神,或者顺子女士本人可能都不希望你陪她到最后一刻,不想那个她离去的画面存留在你的脑海里。一年半前仲尼的伴郎忽然去世(猝死)时,他的父母和妹妹悲痛中决定在葬礼时不开棺,也让我思考了很多。仲尼是在他去世后的一周,婚礼的前一天受洗的。他的突然的离开直到现在还不是很有实感。只能说能在彼此生命中占据一席,共同经历一些时光本身就是一种恩赐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