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e you happy?

今天去看arashi的演唱会。本来很忙碌而令人感到疲劳和不安的一天,因为一场演唱会而消解,感觉到积极的精神对于一个人的重要性。

 

从14年第一次看演唱会,短短的两年,演唱会的观看经验依然不足。然而看过几次,大概就知道套路如何。手灯是应援的必需品,扇子买了也不会有用,想让自己的本命看到自己只能买到最显眼的位置,亲手制作一把独一无二的应援扇,从演唱会的第一场跟到最后一场,本命一定会对你印象深刻。

 

然而偶像明星们依然是遥不可及的存在。即使这样,你依旧能看到那些人眼里透出的,近乎于对神一样的崇拜的神情。明明是自己制造的神,却为了获得一个眼神而倾囊而出,废寝忘食,人类真是有意思。

 

Arashi相对于前几年的热度已经消减,黄牛市场的门票从一票难求水涨船高,到现在最后一场千秋乐在黄牛市场也许出现滞销的情况,偶像市场的更新换代令人咋舌。不过arashi的五个人很明确自己的位置和目标,我至今为止看的每一场他们的演唱会,都没有任何的懈怠。无论何时,你总是看到他们元气满满的脸,对着每一个花钱捧场的粉丝报以热烈的微笑。

 

东京巨蛋可以容纳五万五千人。Arashi对于观看的五万多人,总是以客人至上的原则对待各位粉丝。即使你坐在最边缘,或者最高处,总是有清晰地大屏幕供你观看,而总会有那么一首歌曲,偶像会优先服务你的视线,让你近距离地看到真人而非透过屏幕。还有偶尔到来的人力推车,真人来到你面前的那一瞬间,相信每一个人只有尖叫和挥手,而不是面无表情无动于衷。

 

这就是专业的力量吧。当我懵懂的追星,到第一次看到arashi的演唱会,我无比坚定了这个结论。粉丝是衣食父母,在他们说谢谢和鞠躬的时候,真的有一种欣慰的感觉,那就是,钱没白花。粉不粉的,去了没有不被气氛感染的,这就是现场的震撼。

 

我觉得做为arashi的粉丝很幸福,因为他们花钱培养的人,真的和努力地在工作回报他们。而arashi演唱会的团队,也是相当给力。他们的演唱会是我至今为止观看过的,科技含量最高,参与性最强的演唱会。2300日元的手灯的确价格不菲,但是当你发现你成为演出效果的一部分的时候,激动和兴奋的观看经历总是可以弥补你对于高额手灯的抱怨。启动同步性需要和座椅靠背上的感应设备接触,当靠椅上的感应设备接受到信号之后,工作人员便可以自由的控制悲痛不得手灯。手灯的颜色的闪烁会随着不同的曲目自动变换,颜色除了红蓝绿的纯色外变的更多元,饱和度较低的白色基地的灯光更营造出一种柔和梦幻的感觉。舞台上这次似乎多了很多led的立柱,在黑暗的条件下,可以通过竖立在舞台的灯柱,营造出立体星空的感觉。

 

商业偶像和商业演出,就应该做到这样才不会被抱怨才会有持续性。而明星偶像只有真正明白支持自己走下去的力量到底是谁,才能以低姿态和高能量来完善自己,回馈关心和支持他们的人。

 

Arashi的演唱会会感谢合演的乐队和伴舞jr训练生两次,而最后一次,松本润大声说出,请对在场的五万五千人鼓掌,因为没有你们的支持,就不会有完美的演出,我想,我明年还是会来的。

 

Arashi的歌曲大多都是积极向上的,不知道为何,心中充满了正能量。或者说,好像真的被洗脑遇到的所有的事情一切都没什么,总能够走下去。精神的愉快和放松对于一个人,真的很重要。选择合适的方法,也是一个人能够健康的生活下去的关键。比起健康的身体,我认为健康的精神更重要。其实精神的健康,也是身体的一部分,应该说,心理健康优于生理健康。不论生理受到何种折磨,心理健康的人,总是能看到有光的地方,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可以微笑的走下去。我作为体验过这一切的人来说,我对于精神对于一个人的重要程度这件事情到现在为止都很不可思议。所以我总是对身边的朋友说,人类无极限。当你觉得不行的时候,不是生理,更多的心理在作用。怀有什么样的信念,可以迅速让你做出不一样的抉择。我想,看完演唱会,虽然身体很累,嗓子喊得肿痛,总觉得还是有什么东方神秘力量注入,至少能让我睡个好觉。

 

努力地培养专业精神和良好的心理状态是我参加演唱会的主要感触。当然某某实在是太瘦了,谁谁谁真的好矮什么的,就是饭后的余兴节目啦。相比落寞解散的国民组合smap,我衷心地希望敬业的arashi五人可以有个圆满的结尾,感谢他们为了大众而牺牲了自己的生活和幸福,为了大家的欢乐和幸福,以及自己的钱袋努力辛苦地在镁光灯面前耕耘至今。每个工作都有自身的特性,没有好坏之分,只有认真不认真的区别而已,但我发现很多人都没有察觉到这件最基本的事。在你抱怨自身境遇的时候,你身边的人可能已经在默默努力改变这一切。不过不适合自己的东西,无论如何努力,都不一定开花。

 

还是做个吃瓜群众比较好,下次真想带一桶薯片进去,不过应该没有时间吃,或者向他们投掷食物如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