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快乐

时隔大半年见到老师10分钟,迟到10分钟担心老师又换了另一个办公地点,拖着大衣飞奔在湿润而微微阴冷的空气里,赶到的时候竟然头上渗出了水珠。偷偷探头,只有老师大人的研究室是明亮的,在12月的午后,那种明亮和钢筋水泥粗暴冷酷的组合在一块的研究栋相比较,是何等的温暖。手提电脑是打开的,再探身,看到一个手叉腰,站在电脑前的座椅前方的人,仿佛在思考着什么。

“签字对吧?”

“是,是……”

简单的交流,头脑已经比4年前清晰的多,但依旧紧张到见到他本人的时候。但是声音绝对是这个月以来听起来最有活力的,也不知道是不是跑步加速了血液循环,又或者是激动地肾上腺素分泌。边回到身后的储物桌旁的黑色公文包里翻找印章,边听到他说,要看硕士论文的成果如何,想想太像是他的话。直接,简单,不留余地。作为日本人来讲,这样的人不多。

楼下的自由交流区域,看到了很多同胞。LL是国人社交的好手,同时也是来日本后第一个交到的好朋友。有误解,有分享,但还是有些不好意思。因为会在优秀的朋友面前捉襟见肘,不敢认真地看他们的文章,不敢得到他们的评判。LL在和学妹交流,5分钟,又一个学妹现身。

“今天是截止日,大家都来学校了。”

也是简单的交流,听听小牢骚,感觉LL活得充实丰富。她抱怨我没有看她的计划,明明费心发给我好多次。默默地期望她能够理解我内心的压力。

转战教务处,提交签字的表单,留学生支援室变了模样,S老师也终于坐在了同侪之间,再也不是孤零零地面对着一台电脑,好像告诉大家,你的身份就是为留学生服务的。于是已经分辨不清哪位老师的合同到期,新来的S老师的伙伴又是哪位老师,只是感觉她和同僚的关系看起来近了那么一点点,似乎和留学生的关系远了那么一点点,支援室前面高高的桌子后,再也没有人在忙碌了。

每个人大概都需要寻求集体带来的安全感。

当然也有桀骜不逊?的我,和胖达。只不过胖达优秀很多,几个月未见,服饰穿着,多了一份成熟和妩媚。女人有了恋爱的心情,不论是外在或内在,都有明显的变化,在她身上我有一次看到了这句话的实践。

“论文什么时候交”

看书间隙放松心情的会面,需要咖啡刺激神经但最后没有选择咖啡。因为这个店铺实在是名气大而高贵–不仅是口碑,当然还有价格。只有贵妇光顾的店铺开在学校新建的教学楼的一隅。说一隅太刻薄,仿佛建筑的设计就似乎为了店铺而生得。只不过冷傲高贵,店员决计不是那种想象中量贩电器商城里面喜笑颜开的待客方式。只是轻快的语速,优雅的敬语。敬语在表达尊敬的同时,也表达着一种距离。尊敬的级别越高,双方之间的距离也就更是泾渭分明。

占座,在日本并不是没有的现象。有时候店员甚至会请你先找好位置再来点餐,习惯这种方式的我很自然地去找位置–店里只有10个位置,剩下的是露天席位,毛毯和电热毯。我是希望他们可以告诉我不要提前放东西的,但直到点餐结束,我听到店员在最后告知,会按照顺序为顾客安排座位。我悻悻地去拿回大衣和书包,自然也就想到为什么他们没有快速地收拾那块地方。

虽然有些皱眉,但这是日本传统的待客之道,之一。不温不火,不紧不慢,并不关照你在这里用餐前的任何一秒,直到你被那轻快的语声唤到桌前。从坐下的那一刻开始,你才是它们的客。

撒着金箔的传统“善哉”和两块看起来松软的烤年糕出现在我面前,一杯烘焙茶,一朵小花,食器是朴素简练的陶瓷釉质。“善哉”是小豆做的日式甜点中,为数不多的热食。和中国的“小豆粥”相比,”善哉”是更贴近红豆沙,因为里面没有任何其他食材,只有红豆。红豆的质量,熬制的时间,以及调味料是左右“善哉”的关键。和胖达有记忆的一次旅行,也是和“善哉”有缘。“善哉”相传是和尚化缘时所得,故名善哉。但在现在,善哉这个中文写法已经被省略,只剩下假名的名字来延续传统。

“黑木”是这家日式点心店的名字。日本的传统饮食店,大多也是用店主的名字来命名。更何况,店主的怀石料理店已经在美食圈被称道,打电话预约下个月的餐食更是平常不过。因为怀石而识得店名,因为每次路过店员展现的微笑而深深地种在心里的一个小愿望。露天席位除了洋式的桌椅,还有两台沙发,日本人讲究坐在风景里,饮下风景。本来杂草重生的地方被改造成日式庭院的一个侧写,小石子铺成庭院一角,前面是树丛,篱笆,即刻竹子,风吹过,日本人端着厚陶厚釉的茶杯说,我看到了宇宙。

我只看到了我的草莓刨冰。同样精心搭配过的食器,锡制底托和勺子。店家的美学的确贯穿始终,朴素而内敛。浓厚的新鲜草莓的酱汁,请允许我叫它酱汁,因为实在是浓厚。仿佛勾兑比例失调的,芡。金箔金光闪闪透出它的高端大气。草莓酱汁是双重的,因而不会在食到最后之时淡而无味。这是某些店家会考量到的地方,但我始终觉得,浓郁的风味和简单冰沙的味道,两者都不可弃。注重了贯穿始终的不变,但也丧失了口味变化所带来的惊喜。草莓的味道自是冬日的一种享受,但冰质和风味的调和,却是差了几分。平日经常与草莓口味搭配的炼乳也被省去换作了淡奶油,通常作为夹心的红豆沙变成了甜的清淡又细腻的白豆沙。只可惜好冰,好奶,好豆,好莓,却没有魔法令它成为一道经典。就好像,再新鲜的顶级食材,生吃没有刀工,熟吃没有调味,总让人觉得,就差了那么一点点。

席间服务生送错了一次餐却没有像跪拜上帝一样道歉,确也是名声大了,关怀少了。不过毕竟说起传统日式料理,服务生本就是不在场的。作为食客和料理人之间的媒介,也同时疏远了食客和料理人之见的距离。虽然甜品店并没有怀石那样,注重与食客的交流,但既然卖了招牌,就应该做和招牌匹配的生意。

至此,学校的半日游也即将画上句号,臭果子银杏已经成为任何学校的标志,不拿出来提也罢。标题的那一点点小快乐,不是来源于上面的任何一件事,而是这个过程,让我回味起来,在刚才的那一瞬间,使我发现,我是有点小快乐的。会面,挑刺,没有写出的偷拍巨型乌鸦的失败,快乐。“小”是现代的一种矫情,尤其是“小确幸”这个翻译自村上春树小说的一个翻译词汇,让“小”字在两岸都掀起了一股潮流。很难揣测“小”字的流行是源自于祖国对宝岛诸事的关心,还是源于宝岛对另一个大岛的某一个作家的执念。勿想,或有成文的那一日。

我偏不要矫情,于是我换掉了确幸。我就偏要相信,我的“小”和它的“小”不一样,这源自于论文书写时必须恪守的死猪不怕什么的精神。

因为这不是,真切确实的幸福,而是回味时而瞬间品察到的快速而美好的心情。

想到了一个词 instant happy,简单粗暴,一针见血。

104285456936482929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