困惑

由于很多很多复杂的原因,两个月之间往返了日本和台湾三次。

最近让我很困惑的一件事就是,自己对自己的身份越来越辨识不清楚了。

 

在日本学习的大陆女孩跑到台湾的乡下去找一个在台湾的都市男孩

 

这个语句里面包含了太多地域的信息。应该也有很多暗含的信息在里面吧。

 

不仅限于如此,当我被包围在全部是台湾人或者日本人的机舱里面的时候,空姐笑着对我讲日语,或者讲台湾普通话时,我都感到异样。我到底在哪里?我是哪里的人?我属于哪里?

走在台北的街头还是东京的街头,我都没有觉得属于这里。即使让我回到现在的北京,我也同样有这样的焦虑。

我在哪里,我的家在哪里,我属于哪里?

 

记得老太婆的好友对她讲过一句话, 你女儿是世界公民。

不知道是赞美还是嘲讽。

 

走到哪里都没有家的感觉,自从22岁以后,那个深红色砖瓦的房子也让我失去了充满安心的家的感觉。不是他们变了,是我变了。

 

在台北街头听到日本女孩肉麻的赞美声,在东京最自然的风景也不禁让人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在便利店听到大陆客的操着自家地域特色方言聊天,问询,也让我困惑。

明明都是最自然的反应,为什么我会有如此激烈的抗拒感?

并不是他们的问题,问题是出在我身上。

那种声音,那种声调,那种习惯,可能包含了对自身存在地域,对熟悉环境的无限怀念,无论走到哪里,都是随身而行的符号。并且,拥有它的人并没有感觉。但是一旦和一个没有同样怀念的人相遇,就会让对方变得困惑,文化冲击就来了。

我从来很少遇到文化冲击,但这就是好事情吗?

正因为我没有怀念,所以我从来不想吃正宗中国菜,不想吃饺子,不喜欢和中国人在一起。

即使和他们在一起,让我觉得和日本人,和台湾人,和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的人在一起都是一样的。

我没有那种叫做 归属感 的感觉。

我爱北京,我爱我的朋友,我爱我的家人,我爱我身边的一切。但我却永远觉得自己不是他们生活的一部分,自己永远独立于他们之外,好像悬挂在大气外面。又或者是一旦我消失,别人就好像没有呼吸到我在的空气一样,不留一丝痕迹。

写到这里才有一点点一点点寂寞,相信我,就是一点点。

没有人陪也没关系,永远一个人,只要能让别人开心,自己不重要。我真的是这么想的。

我觉得,传教士的工作可能真的很适合我,四海为家,神爱世人。

20111019150718-709833846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