练习悲伤


家里陪伴16年的妞妞心脏衰竭了,左心室心肌功能性限制,这就意味着她要经历积水,呼吸困难,血栓,最后脏器衰竭,死亡这样的过程。


诊疗室里医生平静地告诉我出现这样的情况,妞妞的生命只能按照月来计算。虽然我预习了很多次,但是听到医生给的死刑命令,那一瞬间我还是没办法控制住我的情绪和夺眶而出的泪水。我不想知道她还有多久时间,我只想知道她走的会不会有痛苦。


我在缴费的过程中流了眼泪,在开车的时候突然哭出声音x我不知道我的悲伤到底涌现出来多少回,我感到被宣判死期的绝望,即使你知道她已经是一只年迈的老猫,死亡已经与她如影随形,然而你仍旧无法释怀,从悲伤中释放自己。


死亡教育,临终关怀,即使我们大力宣传,更多的人却还是愿意选择别过头视而不见,因为没有勇气承受。但是有勇气的人又如何呢,也一样还是会被悲伤所笼罩,那程度怎么会和别过头不看的人要轻呢?


不会的,悲伤不会被任何方式所消磨,它就兀自地等待着你,看着你,等着你接受它。这实在是太痛苦了。


有人说预支悲伤是愚蠢的行为,但是这样的做的确会让你在最开始的时候,做最清醒的那个,然而时间不会放过任何一个人,无声的悲伤,始终还是会萦绕在你的心头。


想要放下,还要缅怀,继续前行,是谁说的狗屁道理。


悲伤要如何预习,悲伤要如何治愈,我该如何练习悲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