骇怕

12/12

这几天听到了很多奇奇怪怪的负面消息:有人离开了,有人被绿了,有人吸毒了,但是什么样的消息在我看来都没有人类基因编辑的婴儿出世要更令我震惊。

这几年我对于新闻大多数是不看不看,除了八卦之心燃烧起来的时候会冲动点一下,也没有什么能撼动我对媒体的鄙视。这一次的事情,媒体们的报道显然谨慎的多——因为他们不懂,而且甚至不能不懂装懂,所以他们只能报道他们所接收到的一切消息,反而客观了很多。因为他们本身还没有搞清楚立场,所以所有的消息也只是消息,加工的部分比较少(参见蒋劲夫家暴的各方)。唯一留下的谜团是,和当年小保方的案例有些许雷同,大家一起甩锅,当年也许真的南科大签署了这份协议然而时过境迁也不知道是不是不懂业务的领导在那一刻大脑出现了一个空白,科学伦理愈加重要的今天,贺建奎的事情便是科学界的一个重击。其实大家在关心疯子和疯子的成果之前,应该再好好想想是什么支持了疯子,我想起这些年资本流入到普通民众手里,有钱人越来越多,挣钱的方式多了一种叫做投资的新兴理财方式,有钱人可以支持一些梦想家完成梦想,同时也有经济效益,天使投资应运而生。然而除了一场presentation以外,大多数投资者是根本不明白放钱进去的领域是如何的情况——不是谁都可以随随便便可以请四大为自己做投资咨询的。除了脑子进水的校领导,剩下的疯子声称“没有经过学校”的那一部分实验,场地和经费都是从何而来的呢?贺建奎的实验并不需要多少钱,他一定有一帮“拥护者”,虽然这些人现在都弃他而去,到现在方知自己惹下惊天大祸,殊不知之前听到疯子口述自己梦想的时候,有多么愚蠢和幼稚。这些人不要忘记,人类,离接近神,还有太遥远的路要走。

一周不到,基因编辑的风波完全平息了。那两个孩子今后的漫漫人生路忐忑未知,不知道像电影拍摄的那样,养在玻璃房子里,终身暴露在白衣们的目光之下,接受检阅。还是隐匿在茫茫人海之中,被迫接受人造人的宿命,不得结婚之子,孤独终老。他们有权知道真相吗,真相对于他们来说,是否太过残忍。而他们的父母在冲动疯狂之后,会承受着怎样的罪恶感与不安,然而没有后悔的余地。

希望有生命的人,都能真正有尊严有人格的自主地活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