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我生日快乐

4月1号是培训中心组长maruko的第29个生日。

似乎比平时更加出奇的平常,提前吃了价格不菲的一顿好吃,旁边的日本饮食男女让饭店的master都在最后送别的时候汗颜,感觉也是有真性情的变人存在,不过三女一男,觥筹交错,不伦离婚的事,无论是自己的或是他人的,总是该收声吧。议论别人本就是大忌(我懂得这个道理),尤其是在公共场合如此强奸我们的听力,我们难道需要比他们高一个分贝来凸显我们对他们的不满么?必然没有,随便吃吃,随后也成了好友摩擦的引子

 

这个生日普通又不普通。生日前天,又开始挑战不熟悉的手工,日本老师和声细语的一句句“嗯,上手上手”,我忽略他的脸无奈的摇摇头,带着一堆小黄花和烂黄纸在风雨飘摇的夜晚游荡回去。总是那么的不舒服,身上冷,心里也别扭,睡觉前还是进入了摩擦的高潮期,我又开始“患人不知我”,仰天长叹撕心裂肺,其实都源于离别。

果真就起不来看英雄联盟的决赛现场,脑袋瓜子像宿醉后的人一样炸裂,眼睛好像一个包子,可是心情却舒畅了一些,毕竟在沉默中灭亡是我最不愿意看到的友情丧失的情况。1号就这样来,毫无预兆,全天阴冷的小雨不停地下,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我在家里就已经只剩下魂魄了。还好,有一个朋友出现了,一个十分关心纪念日的朋友出现了,被拉出去走了走,心情也舒畅了。还担心着友人的体检,还好没有事情。朋友陪我到午夜,一个女生的情怀我是彻底被感动了,正如另一个的朋友说的,不是只有你认为你在付出,真心待你的,总是有的。

第二天去pkm当了寿星老,看着高中生略带嘲笑的目光望着口袋妖怪中心,我也义无反顾的投入了为日本经济做贡献的大潮之中。

每天的生活就是流水账,即使是生日,也未必有什么起伏。人生进入了第29年,难以置信我在这个地球上存活了30年,并且从一个咿呀学语的幼儿,变成了一个我依旧不认识自己的我。想法变了,工作定了,日本是要暂时说拜拜了。我的生活步入了正轨,多少人在背后感谢各种神明。然而这就是最佳出路么?

我别无选择,或者说这是我的选择,我唯一的选择,我唯一能做的,对我未来最好的选择,这个未来,没有任何人,只有自私的我,这个再日本找工作失败,困苦后最终选择回到故乡的我。我逃跑了,我怕了。对于日本这块土地,也略有意思疲倦了。

快要到而立之年,身上的担子反而轻松了许多,不是我们的生活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而是我们的境遇让我学会了生存,在这个丛林社会中,只有努力生存,才能保护爱你的人。我不相信优胜略汰,自然选择并不是说只有强者才配有活下去的资格,以柔克刚的人很多。我必须抬起头,看着明天,告诉自己,今天做的还行,明天要做的更好。

感谢家人让我这个米虫还在任性,感谢朋友让我知道家人以外的眷恋和交流,感谢我在这个世界上活了29年,我还有很多没有体验的东西,我还有好多憋在心里没办法表达的心情,我希望我有一天能够招兵买马,三言两语就抓大事物的特点,成为优秀的中文使用者。

到现在为止没有吃蛋糕,阴错阳差,明天去买。希望所有阅读的人都正确认识自己的年龄,这又有什么呢,脸上再浓的化妆用品,也无法掩饰一颗衰老的心,对生活的无奈是从瞳孔看到的。和饱经风霜的收看到的。

这一年发生了好多变故,但是都是我最宝贵的回忆。

如果你是我的朋友,我会分享我的心路历程,如果我能把我周围的朋友的故事写出来,那我在日本的生活也可以稍微的小小休止符。

 

享受每一个年龄带给自己的感动,然后说着那些美好的事和人,你真的就会变得美好,科学亲证,不蒙人。那些青春已经离我远去,不论是经过还是擦肩而过,是痛还是快乐,都已经是过去了。哭着明天的太阳也会升起来,要走下去,有这么多人在我身边,我不再害怕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